守路人的春运:除夕团圆饭4年一次 幻听成职业病

2019-02-08 发布人 : 守路人的春运:除夕团圆饭4年一次 幻听成职业病 围观 : 0评论

(原标题:【社会37度】守路人的春运:曾救下自杀者,幻听成职业病)

清晨,北京的槐房路道口旁,值班室里的压道铃“嗡嗡”响起,道口工张连弟赶忙起身走到门外,站上接车亭,双眼望向铁轨尽头。

伴随着一串长鸣声,列车从他面前驶过。每当这时,他都要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,留意铁轨附近情况以及栅栏外等候的行人、车辆,保障列车安全通过。

这是张连弟职业生涯中的第39个春运,也是他在槐房路道口的第10个春运。在北京这个最后的站内道口上,他和另外十几个工友在简陋又寂寞的值班室里,坚守着最后的职责。

守路人的春运:除夕团圆饭4年一次 幻听成职业病

58岁的道口工张连弟正在在道口值守。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

最“寂寞”的春运岗位

位于北京丰台区的槐房路道口隶属于双桥站大红门站管理。

这条宽7.7米的道口,是北京地区最后一条通行公交车且由车站管理的站内道口。

道口两旁,有两间小小的值班室,分别负责保障上行和下行列车安全通过。每天会有两个班次的道口工轮流值班,24小时不间断。

58岁的张连弟就是其中一员。

1月21日,伴随2019年春运拉开大幕,张连弟和同事们又一次进入了春运时间。不过和其他铁路工作者相比,这个岗位要特殊得多。

他们见不到提着大包小包匆忙赶路的旅客,终日相伴的只有办公桌上的两部电话、记录列车经过时刻的册子以及一个公用的烟灰缸。

守路人的春运:除夕团圆饭4年一次 幻听成职业病

槐房路道口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

十几个同事中,绝大部分都是烟民。常年面对枯燥的工作环境,只有点上一支烟,才能排解心中的寂寞。

上岗前,张连弟的手机会统一交由车间保管。在岗位上的12小时里,道口工必须时刻留意周围的情况。工作时,看手机、读报纸、听收音机这样的行为都是严令禁止的。连吃饭、上厕所都要轮流去。

这条线路每天都会固定开行107对列车,平均每6、7分钟就会有一辆列车驶过。

值班时,张连弟往往回到值班室椅子还没坐稳,提示火车进入道口的压道铃又会“嗡嗡”响起。发车密集时段,干脆要一直在外面站一两个小时,无论严寒酷暑。

工作久了很多道口工都会有“幻听”的职业病,回到家后耳边还是铃声。因为平时除了压道铃声和火车驶过的笛声,他们很难再听到其他声音了。

守路人的春运:除夕团圆饭4年一次 幻听成职业病

48岁的杨宝顺正在值班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

4年一次的除夕团圆饭

和所有铁路工作者一样,除夕夜的团圆饭对于道口工们来说也是个奢侈品。

48岁的杨宝顺已经在道口工作了5年,这些年,他除夕夜很少能和家人在一起度过,基本都是上岗值班。

按照现有的排班安排,每个职工平均四年才有一次回家过除夕的机会。如果不巧赶上班次调整,这个循环间隔就还要延长。

“我可能不是一个好父亲。” 谈及过年的话题,不爱说话的杨宝顺脸上流露出无奈。

如今杨宝顺的女儿已经20岁了,但因为一直在铁路系统工作,孩子小时候能和他相处的时间很有限。特别是干上道口工以来,工作节奏就变成了白班加晚班循环。

中午杨宝顺只能在值班室匆匆吃几口饭。

中午杨宝顺只能在值班室匆匆吃几口饭。

因为长期熬夜值班,杨宝顺的生物钟早已颠倒了。

“回到家里就想倒头大睡,很少有精力和家人聊天,更没有什么爱好,和普通人比,我的生活应该算挺枯燥的。” 杨宝顺说。

春运开启后,杨宝顺和所有同事们又开启了“春运模式”。

这段时间,他们在休班时手机也必须保持通畅。即便是不在岗,也要为突发情况或者恶劣天气做好准备,如果有需要,他要随叫随到。

不过,今年杨宝顺很幸运,春节期间他没有排到除夕夜值班,可以和家人团聚了。

“也没别的什么安排,就希望能在家踏实吃个年夜饭,好好陪陪家人。”杨宝顺说。

守路人的春运:除夕团圆饭4年一次 幻听成职业病

道口边的警示牌 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

曾救下卧轨自杀者

在别人眼里,道口工的工作艰苦、枯燥,但是对于住在周边的人来说,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岗位,行人车辆才能安全通过道口。

别看这条道口不起眼,但地处公益东桥南侧,紧邻南四环,道口每日通过列车百余对,加之站内调车作业频繁穿越道口,公铁矛盾异常突出。

尤其是每天早晚上下班高峰,或是列车通过和调车作业密集的时段,路上等待的汽车、电动车、自行车和行人往往就会把小小的道口堵得水泄不通。

相关文章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